性愛調教園

是生在落舞的四月某夜的事,我突然收到了父死亡的通知,父因老毛病-心病作而世。

自婚以,我和父已超十年有面了,所以我知道他世,未特的,只是淡淡地接受了事。

父是位家,然他的作在海外受到相高的,但在,常被成一怪人,或特行的家,大概是因他的作品及平常行止所致的吧。

父的被「捆」。我不太清楚那是什的作,不,以女性的作品,好像在某些人之中相受好。

父平常的行看像子。母和父的婚,多半也是肇因於此吧?然我不太清楚,不他好像年有表作品,而是躲在多摩山中。

初,我正在著是否出席父的葬。管十年以上有面,但再怎也是我的生父,去加也比好…。我想著,定去加在父下行的式。

父的,出席者少之又少,得人法出是世界有名家的。在花舞的路上,朋好友抬著棺材地走著,我只是站在花下,冷冷注行。

「你是博之先生的子?」

有女人,突然著靠在花下看著葬的我了口。

博之,,是父的名字。

「你是?」

像用眼神回舐著她似地,我仔打量她。女人,因穿著服,所以以判她的年。大概是20~25吧,是美人胚子,不她眼的光芒人感似乎相地。

女人以沉安的口吻向我。但她看著我的,有如尖刀般利。

「父受您照了……」我有意躲避沙的,著。

「事上,有些秘密的想和你。」

沙用那毫抑挫的低沈音告我。反正我也的事可做,已被她挑起趣的我,便著她的引,了的人群。

「你知道你父的工作吧?」

走在著花瓣的小道上,沙以那尖刀般的眼神向我望。

「知道啊。」

沙似乎有些什含意地微笑著。

「於工作真的有趣?」

「有的是人的,至少不排斥。」

「太好了。」沙好像很高地笑了笑。

「那你想要承父的工作?」

「玩笑了,我有的才能。」

「你父真正的工作不是唷!」

突然到意外的,我不禁盯著沙的眼睛。但那眼睛不像在玩笑。

「算了吧,死去父的工作是什已所了,不是我知道的。」

「是?不你如果承他的工作,可以承他的!」

「?得到那山中的老破屋能叫?然是名家,一都有。然後,有奇怪的律跑了出,什的一切都交由一叫矢的女人理……」我一到,重新看著沙的。

「道,你就是那矢?」

沙微笑著。

「有趣的,找到小屋找我,你是不有失的。」沙完後,再度回到父葬的行列中。

四十九天的法事祭祀束,是在五月最後的星期日,之後我到多摩的那房子。

途中天候始劣,雷雨交加,即使雨刷能度也有十公尺左右,道路乎完全未修整,好次子差陷入泥的山路之中。

次想要回,不知何有股,非得到父的屋子去不可,而且在天候下回,要花比多一倍以上的,我已有那精力了。是一像是便命感的感,到底是了什?我被什迷住了?是因我那叫沙的女人有趣呢?

著光,子到房屋,已接近夜晚十一了。那破的大房子,在狂中看起,比印象中的感更不舒服,我身透,推沉重的,入屋子中。

「你是了。」

沙身著黑色教服迎接我。(到刺激的束,我不禁疑起自己的眼睛,不,既然是捆的父的人,也什值得的。)

「跟著我好?」

沙我走的走廊,入二的房。

那房十分。正中著一褐色的大床,有大得的暖,壁上也有一副附有的手。言之,是一做那事的特房。

「,是了想承父的工作?」

「等、等一下,我你向我解呢!」

「的也是。」

我坐在椅子上,沙在我面前站了起,若有所思地微笑著。

「你父的,粗略估值十元,包括有掉的,以及各古董的收藏等等,所有西加起的字。」

「十?」我不禁疑自己是否。

「很可惜,有放在。因非金,而是重而高的收藏品,一同由律保管著。」

「重的收藏品?那、上些什,你得?」

「然得。上面的一半,於我-矢沙。」

「等一下,上次在葬碰面,你是我承的。」

我椅子上站起,沙用她的眼睛示意我。

「你那,有下文。」

「那你就快告我。」

「上面著:如果我子沙一起承我的工作的,全部的都於我子的名下。但是,判我子是否格承我的工作,以及的管理,交由矢沙……,清楚了?」

「原如此。」

沙仍然含意深地笑著,一面看著我。

「那,我父的工作,到底是什呢?不是家?」

「你的父是家,同也是教;尤其他最近都有,教成了他主要的工作。」

「教?」我再度了沙一遍。

「培一流性高手的教。」

的是很像父做的工作……。

「原是,但是事能成?」

然是老爸可能做的事,但成就是另一回事了,我直率地了她。

「世界上有很多人,希望把自己的情人或妻子,培成一流的性高手。」沙面不改色地。

「不事,自己做比有趣吧?!」

「也是。不,他,把女人送到也是性的一,把女人放到一月,看她能改多少,就是他的趣。」

我了一口,再怎,也只能算是有人任性的。

「你父是教育家。他可以把一性都不懂的小女孩,培成超一流的性天使委人。」

沙的眼神,似乎念著父。她一定真心尊敬著父,或者不定,她是真心喜著父。

「你你父的工作有趣?」

「可以有、也可以有。」我味地回答她。

「你的意思是不想承?」

「好吧,如果像很不的,做做也妨。」我略思考後。

「呵呵呵!!你和父一都是直子的人,那就拜你了,如果我在一月,能到你成一不的教的…」

「也就是,我如果在和你一起有人的人施予性教的呢,就可以承十元的。」

「就是如此。」

我想…好像不嘛。

「太好了。只是,一我拿到了十元就跑掉的,怎呢?我和惠爸一,都很人的喔。」

我完後,沙快地笑了。

「呵呵呵,如果你的性像你父的,是不想要的。」

「可能?之做了再吧!」

「是啊,你能想就好了。」沙完後,我一些信封,咖啡色的信封,一共有三封。

「是契?」

「不是,是委我的工作料,就在你到前二小,送了三定明天始教的女人,就是那三女人的案,你仔。」

我手拿著信封,交叉著腿坐著。

「明天始你就是教的主人,你一一都要有主人的子,那,主人,今天晚上好好休息……」

沙露著奇妙的微笑,地走出房。

我房四周:架上排列著一些性有的籍,以及於性教的等等,大概都是父所留下的吧。

我以那些主,流一遍架上的,有什特的感。我想,我只要那叫做沙的女人,我能任教工作就行了。

打三信封,看看面些什。

-海。女孩非常,但或就是她可的地方,希望能她教成且安份的性使者。

-大真梨乃。女孩是女。希望能教成一能在交肛交中得到快感的天使。

-崎桃美。女孩淫但智商不高。教她更多的技巧。

全都著一些自私任性的要求。但是只看照片的,三人都非常的漂亮。然不是很懂,不大概只要在接下的一月和些女人玩些高明的性就可以了。

我想著的未,暗自笑。一明天始的快事情而心不已,一躺在床上入安的睡眠。

[size=+1]第一章

「主人早安。昨晚睡得好?」

第一天早晨,我被沙叫起床。我揉著惺忪的睡眼,坐在床上。

「今天始我要展教的工作,在那之前有一些希望主人您注意的事。」

「我才起床,你扼要地明就好。」

然是一大早,但沙已身穿著黑色的身教服。多半是打算待立刻就行教吧。

「首先,一切教都由主人行,只要有重要的事,我想我量不插手。」

「那太好了,我不喜被人哩嗦地指。」我完後,沙的上浮出了的笑容。

「您是否能成合格的教,我仔地察。」

「你怎察便你,我有我自己的作法。」完後,我下了床坐到椅子上,起一根。

「於教的事有一些建,不最後都由主人您定是否。只是有一,您必遵守。」

「?」我目不睛地看著沙的,吐出一口。

「禁止性使者生性行,反定就失做教的格。」

「喂喂喂,等一下。子怎能教呢?」

「私人性行是被禁止的,但如果是了教另。」

「真是令人不解的。」

「教一定要禁。如果使者心有著私人的感情或情,是法工作的。」

我想起了昨天沙我的信封中那三女人的孔,不能和那美女做,多少有些可惜。

「您的工作是把人委的女人在一月之培育成完美的性天使,了一月後就必使者分,不再面。就是教的定律。」

「原如此,好吧,不能有性行,我解了。」

「那我在就始吧!」我把香捻熄,椅子上起身。

「您稍等一下,您看昨天您的信了?」

沙像制止我的作般向我了句。我再次坐回椅子,起。

「啊啊,是?仔看了。」

咖啡色的信封散落在眼前的桌子上。昨天晚上看完後,就手在。

「因今天是第一天,我您介一下性使者。」沙完,桌上拿起信封。然後小心翼翼地把每一封信由信封中抽出,把照片我看。

「女人叫海。如您所,是架子很大的女人。因女人如果被人硬逼,反而反抗而得以置,所以您用的方式教她,如果能削弱她的到某程度,她得。」

我一著沙的,一始又抽了一根。

「是崎桃美。怎呢?之她是玩的淫女人,性方面的技巧不成,不缺是又笨又散漫。如果只她性的是法教她的。」

「然後呢?」

沙稍微了口,把最後一女人的照片放在桌上,推到我的眼前。

「女人叫做大真梨乃。老的,所以比容易教,但因仍是女,性方面的度不足。身使者必要有相的技巧,把一成重教是有必要的。」

「技巧?………」

我吐著,拿起眼前的照片。的,的乳房,白透明的肌,不管那一都是不折不扣的完美女人。尤其那似乎著什、的大眼睛非常醒目。

「就是大真梨乃……」

我自言自地著,自己很何特注意真梨乃。然不知道原因,但得她和其他二人有些什不一。

「像真梨乃尚未成熟的女人,首先她自己知道什叫是很重要的,那就得把她引到世界。」

「原如此……」我把真梨乃的相片放到桌上,捻熄。

「那,主人,我想我可以始教了。」

「啊,好吧!」我椅子上起身,跟在沙身後慢慢地走向地下室。

教使者的地下室常的潮。漂浮在地下室周的冰空,令人得不。

「小,一位就是今天教你的主人。」

沙首先我去的,是小的房。在固的,小坐在冰冷的地板上,目不睛地凝著我。她的手被在背後,手腕也被了起,黑色的皮在身上,把乳房四周住。

「我!」

「把我的衣服。」

大波浪的咖啡色,修的鼻子,直眉。小就如那倔的容貌一般,嘴巴都很硬。

「喂喂,你知道你到要做什?」

「呸!如果不是那老鬼,忍耐一月、就我五百,我才不哩!了,我你一人十元,你待在好?」

「我放尊重!」

沙了之後,打入面,迅速抽了鞭子,打在小毫防的屁股上。劈啪!痛快的音在地下室中。

「啊!你,你什!」

小想逃沙的皮鞭,但手腕被在身後逃不掉。的臀部、留下被狠狠鞭打的赤鞭痕。

「在你要服主人和我。」

「在始,要呼我主人!」我也著沙的去命令她。

「待在地方一月,我掉!」

「我先重地警告你,想逃是有用的。我在庭院中了多的狼狗。」

小懊悔地咋了舌,背我和沙。

「主人,您始教吧。」

沙一完我就入之中。著的不,重重的被上了。沙上跑到那去,由面上。

「我出出音如何?」

「唔,不要,住手啊!」

我的手掌抓往她白色蜜桃般的乳房,小大大的眼盯著我。我用力握它,使它形扭曲。

「已、已歪掉了啦!」

我不只握住乳房,也一下子捏住乳。她的乳不算大,色素的沉也不多,也不如想像中那男人玩。

「痛啊,好痛啊。做事你快?」

「喂,你好像不知道你目前的立?我是你的主人,而你是我的使者。快的是你吧?」

我用力扭、好像要她粉的乳捏似地。

「既然特地教,那我也摸摸你的小肉洞吧!」

我完後就硬扯小的。小拚命地抵抗、想要合上,但我把身趴下,使她法合上。

「住手!」

大概是不意男人看洞吧。小咬著唇,把向一旁。

「裂得相高嘛!你不是只有高而已?」

魅惑的丘上,覆著黑黑的毛。我把茂盛的毛分,手指放上裂之上。

「啊!」

我一用手指在肉瓣上弄,小就地哀叫。她多瓣的唇之中已答答的了。

「目前止套根肉棒呢?」

「我、我不懂,你什?」

小不屑地的作激怒了我,我用力抓柱她的蒂,那柔肉芽在指尖上的感非常舒服。

「我,插多少根肉棒?」

「有必要把事告你!」

「!我是你的主人。」

我怒地完,沙由後面我黑色的皮鞭。沙看著非常的我,似乎相足,上露出了快的表情。

「於不老的使者,不修理一下是不行的。」

我在小的脖子上套上附著子的,然後和沙一起把小在地上,拉她套著的手、把子在上。

「我要用鞭子侍候你!挨了鞭子後,要貌的『主人』。」

「等、等一下,很痛耶!」

「於你使者有的貌都不懂的傲慢伙,鞭子是最有效的了。」

然向上舞的鞭子,出撕裂空的咻咻,直接痛小的臀部。劈啪!承受鞭子、出痛快的臀部,浮了色的痕。

「唔,哇啊!」

「你的貌呢?」

小扭曲著身忍住痛,她的肉在大概如灼般的疼痛吧!

「我要打到你向我道止!」

我一都不姑息她。她的臀部、乳房,以及背部都受到我皮鞭的洗。

「啊,,、您,主人……」

大概以忍受如破裂般的痛楚,小一哀嚎、一道了。我甩了最後一鞭在她屁股上後,在她旁蹲下。

「懂了?才能我高嘛,不,你很痛吧?」

小眼角著水,了。

「如果光你痛那太可了,稍微你一好了。喂,小,在自慰吧!」

我她把手解,把她的手拉到裂上。就是所的糖果皮鞭,昨晚好像看到父的教日上著。

「怎了?怎不自慰呢?快始吧!」

「!真差。我什非得做事不可呢?」小用不屑的眼神注著我。

「很。因你是性使者,服主人的命令就是使者的工作,有什不?」

「。就如沙所,你是性使者。」著在後面看著的沙,我又上了一句。

「吧!在桌上自慰。」

「!!」

小完,慢慢地爬上桌子、,敷衍了事般地用手指玩弄秘。

「偶在人面前自慰一下也不嘛!」

「什玩笑!?」

小用羞辱的眼神瞪著我。玩弄色肉壁的手指作,完全不上熟。其她不想做,不如是她平常就不太做事。

「我真一做!」沙似乎被小虎的度所激怒了,於是走近她、向她斥。

「算了,今天就到就好了。」我阻著沙,仍停留在小的秘中。

「不要把合起。了我看清楚,我用手指把肉洞。我要好好查你自慰完後的肉洞。」

「查?」

「知道使者使用肉洞到了什程度,的主人是理所然的。快,坐在那把。」我完,就用手指著旁的台。

「玩笑。我什必坐在那西上面?」小毫不藏、心的不快。

「少我哩嗦,快坐上去!」我硬押著小,把她推到台上。

「不要啊!」

她的膝部位被金扣上後,大腿就完全的朝向旁分。丘的黑毛,似乎也表露出小的倔。但是,在毛喘息的,有著美的形。

「看不清楚肉洞。你自己把肉洞,主人看得更清楚一。」沙命令著,小依然是那嫌至的眼神。

「算了。如果你那的,我也有制服你的手段。」

我把放在旁的查器拿到小的眼前。

「、是什西……」

「是器,是用查你肉洞每一寸地方所使用的道具。」

小看著著色亮光的器,害怕得全身抖。

「住手,不要啊!」

我於小的哀求,慢慢地器插入肉之中。色的器具,推送著粉色的肉唇,深深地埋陷去。

「不要,不要看!」

「看得一清二楚哪!外到完全看得哦。」

著光的器,明地映出了部赤的肉壁。在配合著呼吸收的肉,逐出了秘液。

「看好像受不了,被察秘洞?你。」

「你胡,怎可能呢?」

手指伸被器所展的蜜中,只能碰到一果肉,存透明黏液的口非常,摸起如被水浸的般。

「既然教了,也一起吧!」

「不要啊~!」

我把器拔出,把小放到桌子上。然後固定住她的手,拉住她腰著的子,屁股高高提起。

「小菊花完全看了哦!」

「!啊啊啊…」

露出的菊蕊,小小窄窄的,面有的痕,彷在著拒入般。

「後面的洞可能有哦,我要仔的定一下。」我奸笑著,在自己的中指上了凡士林,伸的咖啡色肉穴之中。

「不要!痛啊,好痛啊!!」

「死了,我忍住!」

菊花以烈的收作拒我手指的侵入,於是我回手指,慢慢地插入。在我插入到第一,小就已法忍受得始大叫。

小小的菊花洞得非常。如果疏忽的,可能有骨折的危。

「啊,哇啊啊,拔出啊!」

即使搓揉著菊花洞周,窄的小洞也法第一以上的手指伸入。不只如此,只要稍一放,立刻又被推了出。就算我再回我的手指,果仍然相同。

突然要插屁眼果然是太勉了……。我定放,慢慢地抽出手指。

「今天就先到止吧!不,如果就只有如此的,就大特了。教不停地持下去。」我完後,把才玩弄菊蕊的中指在小的上回擦拭。

「明天始更好好地教你。」

走出,我下了一句,但小仍然一言不,都不抬一下。

接著沙我去的,是藏著椅桃美的地下室。房的造和小那完全一。只是更暗,而且非常潮。

「桃美,今天始,位就是你的主人。」沙介我桃美,但她仍然一副不知所以然的神情。

「主人?」

「嗯,。我就是你的主人,而你就是我的使者。」

教小的中冷下的我,仍然粗。老,我未想自已有性教的一面,大概是因我的承了父的血液吧。

「那……,我什得被在呢?」

「喂,你有的利。如是性使者,是供主人性之用的使者。」

沙地。桃美似乎是相浪的女人,外貌很美;不管是突的乳房,是如葫般完美曲的腰部,都是妙的上品。身上色的吊她非常相,水汪汪的大眼睛,更是魅人。

「身材真不哪!」

「是?桃美好高!」

「不是了要你高才你的,我只是,如有教的值而已。」

我和沙笑著,一起走牢。

咚!重重的了地下室,桃美感到不安,表情突然沈了下。

「你先舐舐我的吧!」我把伸到了桃美的面前。

「您是,舐?」

「,用你的嘴把主人的舐乾但是做一使者的。」

被沙催促的桃美,兢兢地把舌放上我的。

啾啾,啾啾,唏溜。

然她舐得一也不拿手,但也使人相舒服。她那沾唾液的唇,赤得可,她舐了我的趾後,及舐了踝,然後舐到後跟。原如此,好像有力哪……,我心中暗自笑了笑。

「可以了,今天就可以了。」

「喂,向大的主人道。告你,我上是非常的,以後要我更加真去做。」

「是的……」

沙抽打皮鞭威著,桃美依是一副所的模。她直率的性那明亮的大眼所浮的媚眼神似乎不配,但一切非刻意造作,而是天生的。

「桃美,站到那去。」

沙我一枝毛。穿著色束腰的桃美,左右晃地走去,靠著站著。

「我站好!」

沙拿著皮鞭、抽向桃美的大腿,跟在咻地撕裂空的音後,就是皮鞭抽打肌肉的劈啪。

「啊啊啊…痛死了!」

桃美悲著,她白色的大腿,清楚浮出被鞭打的色痕。

「那痛?的我的?」

「唔唔唔……啊!!」

我制止高著鞭子的沙,拿毛在桃美的大腿上慢慢滑。她得似乎要受不了,身地扎。

「唔!已有快感了!」

「啊……,唔!」

尖沿著大腿向上滑,桃美看非常痛苦,不著。大概是因腿上搔的感吧,她的呼吸得急促而紊。

「的更舒服哦!」

我沿著桃美的秘裂快速尖,黑色的毛沙沙地晃。我一用尖戳桃美的核果,她的身就生,激烈地反。

「好像越越滑了哦!」

「唔,啊啊啊!」

尖,慢慢的拉出一透明的黏液。

「你子就了?真是淫的女人哪!!一般的女人,就算是人也把自已得清,而你一都不得羞?」

「我……」

「算了算了。用嘴巴你是不懂的,你用身解吧!」

「呃?要做什呢!」

我和沙一起把桃美的手住,然後把子在天花板上的滑,她吊在空中。

「你知道接下要做什?」

「那色的西,道是……」

我拿出打火,燃了。昏暗的地下室,被晃的火焰照射,明亮了起。火的亮光在被吊起的桃美身上,映出了淫靡的身影。

「要用那做什?」

「笨蛋,用能做什?然是把滴在你的身上。」

「哦!不要……」

「怕什怕?不。」

灼灼地靠近,桃美猛烈扭起,她的身每一扭,就更密地拉色的子。

「啊…啊!好!」

「。你作太大的,真的哦!」

溶化的滴到乳房上,如赤的血一附著在上面。桃美的色白,上冒出了冷汗。

「呀,啊!好,好啊!不要!!」

桃美咬著牙,陷入灼的油地。管圈著喉、捆住手的麻磨擦著的肌,她仍然激烈而狂地札身。

「也要你一。」

「呀!那、那不行!」

我靠近像子般曲的桃美下方,把由大腿位置慢慢向秘移。桃美淫外的乳房不地晃。

「不要,的小洞整起哦!」

「哈、唔唔唔!!」

桃美腰、激烈地喘著。我找到定位挪,著吱吱的淫猥音,黑的毛一瞬蜷了起。毛被焦的臭充了整地下室。

「便你屁股滴上、做物吧!」

我又了姿,她屁股下方滴下油,灼的桃美的下部得通通的。

「很舒服吧!?」

把吹熄後,我把桃美放到地板上。桃美上不接下,紊的喘息不。上冒出的汗珠,狂地著她所承受的痛苦。

「好像相有效哪?不定有被灼,你吧?」

「?什?」

桃美忘油酷刑她的恐怖,一大眼睛流露出比的怯。但是,她眼底像仍存著莫名的好奇心。

「想知道?是合你淫小洞的哦!」

我打有媚的瓶子,用手挖取出一大有著奇妙色的果,在那焦的丘上。被果沾的焦毛地著光亮,密附在丘上。然後我在敏感的肉芽及肉壁中也仔地了果。

「啊!下面好奇怪……」

「生效用了?就是你的器狂的性感方。」

我吸著,注桃美的身所呈出法忍耐的子。桃美的手被在身後方,所以有法玩弄。

「好哦。小洞的感好怪及好哦!忙吧。!!」

「笨蛋!竟和主人,你是我的使者耶!」

我香捻熄,蹲在桃美的,察她肉的化,粉色的肉唇著大口,透明的黏液溢出。那柔亮的模,怎看也不得是只因媚的故。

「想摸一下它?」

「是的,求求您,它已得受不了。」桃美用求的眼光望著我。

「不行,我有柔到使者解事。」

我完後再次由桃美身旁。沙足地看著桃美,她的表情可以察,我教的方法有。

「啊啊啊~唔,唔啊!!」

我靠著,盯著桃美。桃美的冒出汗珠.不停扭身。看媚似乎了烈的效力。

「是不行?唔……」

桃美脖子上著的作,她躺在地上回。私溢出的淫液如汗水般散,乳房啪啪地。

「好,桃美、桃美的小洞好……」

「那想玩弄小洞?」

桃美求地看著我。

「那你乖乖地我的?」

「是的,是的。主人的,桃美一定……」

「是?那你在我和沙面前小便吧!」

我向沙使了眼色,慢慢向桃美走近,拉她厚的大腿,呈大字形在棒上。

「要我、要我小便?」

桃美白的肌被汗水透,透明的黏液由密洞中黏糊糊地流溢出。

「不用心,我在仔地看。」

「然,可是太突然了,尿不出……」

「我,『我尿出!!』」

「道你的意思是不想主人的?」

沙不停逼迫著桃美。在沙的眼中,著淫靡且苛的猛烈火焰。

「在我、我尿不出……」

「如果怎都尿不出的,我也有我的方法。」沙抽起的皮鞭,出啪的。

「可以、可以尿出……」桃美沉默片刻後,怯地。她的眼神透露出她已完全屈服在沙的淫威下。

「既然,早不就好了。」

「主人喜我的水?」

「喂,使者的小便不叫水。你,所的水是我的小便。」

「怎……」

「少在那嗦,快尿尿我看。」

桃美似乎悟了。她的大腿被分固定住,在腰部使出全部的力。我了口水直盯著她看。

「啊啊啊,尿尿快出了。桃美快要……」

就在一瞬,原本只是涓涓溢出的色小便,突然暴出啦啦的急流。排出的小便,一四散著,一出完美的物。也是由於地下室冰冷的,地板上冒起了白白的蒸。

「啊~呼-」

桃美放尿的程持非常久,她的下半身完全浸在地板上的色小便的水池中。的臭味,散在整地下室。

「舒服了?」

「是、是的……」

「你也爽到了,不我可有。」我得意地微笑著,然後命令沙凡士林。

「你前面的小洞在人面前可以毫不在乎地排尿,那後面的洞也一吧?」

「您、想要做什?」

我把桃美放,她出突出臀部的狗趴姿。

「哇,不是私,菊蕊都看得一清二楚了嘛!」

「那、那地方很怪,不要看。」

「你笨蛋哪,就是因那地方很怪,才你做事啊!」

我在手指上上大量的凡士林,然後伸窄小的菊花蕊中央。

「哇啊啊啊,嗯唔,呀啊……」

那是摺的菊花花蕾,有像小那激烈的抵抗感。我可以用力地把中指插最面。

「哇!要裂了啦!!」

「吵死了,你我嘴!」

可是因桃美的菊蕊太窄,乎法抽送手指。

「啊啊啊…」

「做的更舒服的!」

因不能抽送手指,我只好左右回的。桃美激烈地晃著屁股,想要逃我手指的蹂。

「嗯、今天就先了你。可是忘了,我有一天用我的大肉棒插入你的,好好期待吧!」

「唔唔唔唔……」

我一口拔出了手指,桃美用力喘著。由今天的情形看,要她的屁眼承受肉棒的插入,不用花太多吧?而且不只如此,我甚至得,要使桃美的屁眼享受快感也是很快的。

「那,明天吧!」

我叫桃美用嘴巴把我的中指舐乾後,慢慢站了起,沙一起了地下室。

[size=+1]第二章

今天,我始教真梨乃。真梨乃的房,在地下室最面的地方。

沙打厚重的,喀嚓後,是一串被拉的、人的音。我跟著沙入真梨乃的房。

「喂!和主人打招呼。」

沙猛地拉住真梨乃圈上的。手被在身後、躺在地板上的真梨乃,得很痛苦。

「得真可哪!」

小的真梨乃,是和小、桃美都不同的女人。的直、突出的花色乳和嫩的皮透出的淡淡粉色,都在明她的柔易感。

「你…你是……?」真梨乃用怯生生的眼神望著我。

「位今天始就是你的主人。快,我有貌的打招呼。」

沙用力拉了拉在真梨乃脖子上的。

「啊啊,初次面,多指教……」

「你的名字呢?使者不先向主人自我介?」

「大、大真梨乃……」

沙的使望似乎比之前更加高。

「我得清楚!」

「~……」

沙忽然用喘了真梨乃的腹部,她痛苦得眉。沙所穿的黑色皮靴,前端相尖,被的真梨乃,一走非常地痛。

「我是、大真梨乃。」真梨乃的大眼睛流著,委屈地出自己的名字。

「,就了。使者要有使者的子,主人要注意貌。」沙放了手中的,停止用踢真梨乃。

「就如沙所,今天始,我就是你的主人。」我蹲在她身旁,用手扶起她的下。

近距看到的真梨乃,比照片上要可。不,她的身是不折不扣的女人。身上交的黑色皮,美的乳房起成淫猥的形。我不禁被景象完全吸引住了。

真梨乃的眼神非常真,然有些怯,但不懦弱。什女人到呢?我得很困惑,不是像小一,了搞清楚就了。

「那有塑桶,今天起那就是你的桶。吃就使用旁的狗用餐,清楚了?」

「是的…」真梨乃小地回答。

她地凝我,那美的大眼睛,似乎把人吸去般的深邃。但在眼底深,藏著一股的意志。

「主人,您快始教。」沙什都做的我焦急地催促,她也我在同情真梨乃。

我把真梨乃拉成大字形,入到她的之。真梨乃起眼睛,背向我。

「您、您要做什……」

真梨乃的音十分微弱。不如何,看到全的真梨乃,有一奇妙的感上心,但在同,又有用肉棒激烈穿她的望,真是不可思的女人哪……。我法停止我的想像。

「接下,我要你充洋娃娃。」

「洋娃娃?」

「你是我的玩具,是我的洋娃娃。所洋娃娃,是不出的,再怎被羞辱也不抵抗。」我咬著唇,把真梨乃硬拉起,她手高,把她的如青蛙般打。

「唔唔…唔!」

我用指尖捏住她的乳。真梨乃的乳小小的,如桃一般。色也是美的花色,完全有黑色的部份。

「我叫你不出。」

了教她,我把她的乳向上拉起,她富有力的乳,就如橡皮般地伸展。

「唔……」

真梨乃眼眸、一不地忍耐。道她有冷感症?或者她只是忠地在遵守我的命令呢?

「不要啊!」

光摸乳已法足我了,我烈地抓住整乳房,真梨乃有如般,出尖的哀嚎。

「真梨乃,嘴!」

我狂地揉搓著美的碗形胸部。真梨乃的乳房,白得只要一用力握柱,就留下色的手痕。那又又有力的感,真是上等的品。

「被陌生的男人揉捏胸部,?」

真梨乃把嘴成一直,有回答我。

「主人在你,我好好回答!」

「唔唔,啊!原我!」

我把手放在真梨乃的腿,她激烈地反著。

「啊啊啊,不要,不要啊!」

「你不老,花瓣被我扯!」

她花色的肉唇,形有些,但著毫不弛,正覆著羞答答的小球。

我花唇翻起,用手指摸那小小的嫩芽。真梨乃的反越地激烈。那柔的花唇,像是再粗暴一就出血般地可。

「唔唔唔,不要啊!」

「你什?」

「您、您住手!」

「你是我的使者,怎可以撞我?」

我目不睛地看著她,起眉、忍受屈辱的真梨乃像就要哭出了。

「。使者,主人的命令是的。」沙使的望在眼底著光,她真梨乃更凶了。

「真梨乃,在舐我的。」我慢慢站起身。

「舐?」

「。趾到踝,都用你的舌舐乾。」

真梨乃法掩行的,著眉。我把直接到她面前。

「快我舐!」

沙被真梨乃的表情所激怒,咻咻地抽著皮鞭威著。

「不能舐我的?是主人的!」

「我、我知道了……」

真梨乃微微眼,兢兢捧著我的。在略疑後,把嘴唇慢慢地靠近。

「音大,我仔的舐。」

她用求的目光看著我,我突然有想就此打住的意思,但我想沙是不同意的。

「唔唔~」

她舌的作然很不敏,但被她舐,有一莫明的快感,也可以是一支配女人的快感吧?

「可以啦!」

我抽自己的,如疼小狗似柔地摸她的。真梨乃的表情明朗了起。

「再是!」我拉起真梨乃的手,她由上摸我的硬物。

「呃?」真梨乃才明朗的表情,一瞬蒙上了影。她想手抽回,但我使力阻止了她。

「在要用嘴巴惜它哦,做?」

真梨乃什也不肯。

「主人在你,快我!」

持沉默一後,真梨乃了。

「那,不需要指,你可以做得很好!?」

跪在地板上的真梨乃,害怕得全身抖。她著眼睛,抖地拉下我的拉。拉被拉下的,在寂的地下室,她柔的手指到我的肉棒,它早就挺直立。

「不好好握住它的,是有法含住的哦!」

因我的硬物早在大,真梨乃要取出工夫。

「怎了,快含住啊!」

真梨乃了一跳,慢慢唇。

又粗又的赤色棒,直立的挺著,真梨乃看著赤黑的巨大肉根,身僵硬得像石一。

「您不要……」真梨乃用抖的玫瑰色粉唇向我求。

「不行,反正你快我含住。」

我完後,沙生地走近真梨乃的身。真梨乃留意到沙向她走近,畏畏地嘴唇近我的肉棒。

「就是。在慢慢地含到底,用舌和嘴唇仔的吸吮。」

看著於始我的肉棒服的真梨乃,沙不取行。

「不是很行?」

「唔唔唔,啊…」

我的肉棒被她那糖般的柔嫩嘴唇附上,一下子就受不了。抬起增大的肉棒,迫著真梨乃窄的口腔。

口中含入赤色肉棒的真梨乃,浮出苦的表情,也是鼻的臭使她根本不能呼吸吧?她可的唇扭曲著,把棒吞到底。

「我真做!要用舌及嘴唇,好好地服侍主人!」

如沙所言,真梨乃的口交技巧,完全不上高明。但是,小小的嘴浸肉棒的感,仍是非常地舒服,技方面不能完全予以否定。

「用舌回地舐著,含在嘴,由底部吸吮上要舌,要出音。」

嘴塞巨大物的真梨乃,得格外惹人。

「主人,真梨乃口交的技好像很差喔!」

「嗯,是啊!」

我叉著腰,望著在真梨乃的粉唇中出入的赤色怒棒,沾唾液、著滑溜溜的光。

「行些特的教如何?」

「特教?」

沙上浮出的笑容。

「有好子,不如您意下如何?」

真梨乃非常恐,的眼像在乞求我原。

「嗯,好,就做。」我稍微思考一下,便答了沙。

「你要更真地做才行,像你拙劣的技,是一子都不能主人足的。」沙很快地把真梨乃困起,然後她吊起。

「啊啊啊,不要,不要啦!」

「哈,等你吸吮的技巧更好,就不必受到了。」沙以的表情望著真梨乃。

「救命啊!」真梨乃出哀嚎,她的粉唇好碰到我的硬物。

「始努力的吸吮吧!」

「…不要啊!」

我用赤怒的具在真梨乃上拍。

「快舐!!」

「我知道了……」

真梨乃不再抗拒,恐地桃小口,一口它含住。

「要注入情、努力地舐啊!」

「唔!咕咕咕咕…」

口中被般硬的肉棒所制的真梨乃,流下了苦的。透明的滴沿著滴到了地板上。

「更激烈地舐!」

「…可以了?」

「不,好好地我吸吮。」

我著真梨乃的,把烈勃起的男根硬塞到她口中。

「呀啊啊,唔!唔唔唔唔……」

真梨乃的因被倒吊的姿,整起。了要快解,她努力著舌。

「就是,再快,用力的吸!」

真梨乃的口中出啾啾的唾液,我注意背景音、被包覆的微妙的感。

真梨乃的口中窄而暖,蠕的可舌,令我舒服的受不了。

「唔哇,咳咳,咳咳!」

「是可以停下的!」

真梨乃地肉棒吐了出,我立刻怒她。用是唾液的肉棍敲在她上,出啪嗒啪嗒的音。

「啊啊,原我,您原……我已不行了…。」

「嗦什,快我含去!」

「唔咕咕咕!」

我抓起真梨乃的,毫不保留地把我的肉棍塞到她喉的深。真梨乃痛苦地起眉毛,拚命忍耐肉棒的蹂。

「咕哇!」

我有任何的告,一口就自己的望完全解放。在腿甜美的那,放出了大量沸的液。

「咳咳、咳咳!呀啊,咕嘟……」

真梨乃著大眼,激烈地咳嗽。由嘴角溢出的白豆,散著腥臭的味道,流在她的上。

「怎?男人舒服的方法,多少知道一了吧!?」

我把肉棒拔出,高地狂笑。然後命令沙,真梨乃由滑上放下。

「痛苦?」

我出若其事的度,著呆然若失的真梨乃。真梨乃的仍了粘糊糊的白液。

「是的……」

「是?如果只有我一人快的,有不去,偶也你一。」

我完後,抱起真梨乃的身,走到放在房一角的台,把她固定在上面,腿外。

「真梨乃,你是女吧?」

「是的,我是……」

「等你失女,受到比才烈的痛苦哦!唔,反正你早晚都是我的。」

沙起眉,大概又想我不能和客做吧?

「喂喂,我仔察女的私吧!」

「呀,不要啊!」

我向她的腿望去,真梨乃害羞地用手把裂遮起。

「把手拿!」

真梨乃畏畏地移住秘的手。呈在眼前的,是一片被柔黑毛所托的神地。

「真是引人遐思的洞口哪!然未,不一旦被人搞,就一定欲不能的。」

我她的手,向肉。真梨乃的肉部,呈著一片的粉色。

「您不要子看……」

「你笨蛋,我是特地你查肉洞的耶!不好好看清楚怎可以?」

我向沙使了眼色,叫她把器拿。

「那、那是什……」

「器,的,肉膜面都看得很清楚哦!」

真梨乃看著出模糊光的器具,完全陷入恐中。我在蜜的入口慢慢地入器,她始不停地哆嗦。

「您不要……」

「我嘴。你不老的,面受哦!」

色的器,慢慢肉洞,埋入其中。真梨乃也是畏著那的金感,咬著嘴唇、一也不。

「哇啊,完全看到了!」

我不由自主地叫了出。不的器,淡桃色漉漉的媚肉清楚地映照出。

「得不好意思?」

真梨乃了。

,我的到放在台上的咖啡色小瓶子。

「你做些有趣的事吧!」

「呃?」

我把咖啡色小瓶子拿她看,她上一副心害怕的神情。

「瓶是媚!一上去,肉洞就得非常舒服。」

我地打瓶,用手指挖取了大量透明的果。

「不要啊~!!」

真梨乃激地抗拒,左右晃的台,出嗄吱嗄吱的摩擦。

我抓住真梨乃,她往台上,一用媚的指擦於她私中,那可的秘因上了透明果而得答答的。

「就我乖乖地不!」

媚完後,我移手指,仔看著秘的化。

「……」

了五分後,真梨乃的子始生化。

「小肉洞慢慢起了吧?」

「呀啊,不要啊!」

因她的媚肉正烈的搔感所侵,真梨乃的上出了大汗珠。她咬著唇,像在拚命忍耐那感。

「主人,好像已相有效了。」

「啊,是啊。」

我附和著,目光仍被住般定在真梨乃淫猥的肉上。埋入器的秘被得不成形,深粉色的肉壁中,不溢出了透明的黏液。

「是不是得受不了,想要挖挖小洞啊?」

真梨乃未回答我。不我很清楚,媚在她已了效用,她那白的肌微微地冒起了汗。

「唔唔!」

真梨乃地喘著鼻息,我盯著她看,直到她由沉浸在媚的感中清醒。

「想摸肉洞的,就出啊!」

「唔…,、我摸摸…小肉洞……」真梨乃於在媚的威力下投降了。

「竟然你的口中到『小肉洞』句啊!?」

我冷笑著,凝由口中出三字的真梨乃。以她,是痛苦的定吧?她上冒出的汗水,就清楚地看得出。

「想就自已止啊!不然要在我和沙的面前做,也就是我看你的自慰秀啦!」

我把真梨乃由台上放下,她躺在地板上。

「怎了,法做?我想看你淫的子哪!」

真梨乃仍然著嘴,但是,已到了忍耐的限了。

大概於受不了了,真梨乃慢慢腿,把手指放上秘。不,其她在自慰,不如是在裂搔。

「喂喂,我是命令你自慰!」

「但是……」真梨乃用乞求的眼神看著我。

「主人,看似乎有必要教真梨乃正的自慰方法哪!」

「嗯,好像有必要。不,你有什方法?」

沙上浮了神的笑容。

「交我吧!」沙毫不豫地走向真梨乃。

「害怕,只是要你知道敏感的部位在哪,就像上健康教育是一的。」

沙把立在地下室一角的大子拿了,它平放在地板上,然後迫真梨乃蹲在上面。

「怎?你的肉穴看得很清楚吧?」

「!」

真梨乃,不到中自己的模,但是沙不容,抓著真梨乃的,硬逼她把眼睛,直著自己的私。

「好了?就是花蕊心,要地揉捏。」

真梨乃太羞,上泛。看著映在中的部,沙抓著她的手,她慰自己的肉芽。

「怎?舒服?」

「是,是的,唔……」

映在中人而美妙的秘部,因充血而得厚,而且始泛潮。

「啊啊,啊啊……」

「流出液了!」

依著沙的指而著手指的真梨乃,一方面感受由媚所解放的舒,另一方面似乎又新的甜美感有些不知所措。弄著部的手指上多透明的黏液。

沙抓著真梨乃黏液的手指,她放到口中吸吮。

「自己肉洞的花蜜味道如何?好吃?」

真梨乃默默不,於是沙就自已的手指插入她的秘裂之中,而且是放入二,真梨乃的肉唇如裂般被大,承受著沙指的蹂。被回翻的肉唇,啪答地在子上滴下液。

「什味道,我出!!」

「啊啊啊,有、有一…的……」

真梨乃著眼,似乎在等待羞及屈辱的一刻去。但是,沙巧妙的手技,她掀起了甘美的液潮。在子上啪答滴落的蜜液,是比什都有力的。

「啊啊,呀啊,~」

「哈哈哈,在人面前自慰,是最棒的感受吧!」

沙的手指不出入真梨乃的秘中,出噗啾噗啾的浪音。原本是二的,不如何已伸入了第三手指。

「喂喂,她是女耶!」

「不要的,做不至於害到她的,您放心。」

沙若其事地,的,看真梨乃的子,是有害到她。

「主人,伙好像便就能享受到快感了嘛,她,您得如何?」

「好像是,就予些吧!」

不怎,都是因沙的指技才使她有快感的。

「您量予吧!」沙把真梨乃拉到我面前。

「我不手下留情的。」

真梨乃不安地望著我,但我毫不在意她的眼神。我用麻由她腿穿,溢液的花瓣,因麻陷入而扭曲或淫猥的形。

「如果想逃的只更痛哦,就乖乖地接受我的吧!」

「劈啪,啪……」

「啊啊,呀啊啊~!」

在皮鞭撕裂空的音後,就是劈啪的痛快。

「咿呀!!」

每次被鞭打,真梨乃就出尖的哀嚎,在她腿的麻也激烈地摩擦。

「我忍著!」

「…了我啊!」

真梨乃大哭喊,我毫不停手地鞭子,她白色肌上不浮出色的痕。

「什叫『了我』?受主人鞭打後道是你的。」

我如如狂地舞鞭子,沙已拿在手上,而且火都著了。看沙想以和我的鞭子一起向真梨乃施以教吧?我有奇,但完全不怕,我以莫名的、恨交的心情,更加用力地下皮鞭。

「我道!道!!」

我鞭子抽向她,沙就把火的油滴在真梨乃身上的痕。舞的鞭子地切空,的火光左右曳著。

「呀啊啊啊…好!好痛!!」

「我忍住!」

沙的迫使人感到常的恐怖。不管真梨乃再怎痛苦地喊叫,她仍毫不留情地一直滴下火的油。

沙的突然熄了,的火光,然是被鞭子下的所吹熄的。

狂虐的暴後,真梨乃精疲力地始抽泣,因她再有力量支自己的身,麻毫不客地陷入她的秘中。

「今天就先到止吧!」

我完後,沙笑了一下,向我表示解。但是,她眼中旺盛燃的火焰未熄。那若有熄,沙恐怕仍虐待真梨乃吧?

「今天辛苦你了。」

我真梨乃,然後她解深陷在的麻。在地板上的真梨乃,仍用那的大眼,目不境地望著我。

[size=+1]第三章

教完三人的我,如往常般地回到自己的房,倒在床上。在是晚上九,然睡的早,但我已累得受不了。消耗力的不只是使者而已。

人在的房中,安得有如般。我伸了大腰,身在床上躺平。

真梨乃在做什呢?我在翻身突然想到。在那冰冷的地下牢中,她身上有毛毯可以寒?一想,我就有想把她叫到房。然是做下流事情的床,但比在睡地下室得多了。我,有比能抱著真梨乃更好的事了。

但是,我有取任何行。教始後未十天,我再怎念真梨乃,都太早。而且我也在意沙叮我不和性使者做的事,即使把真梨乃抱在中,若因此而法承父的,也是件可惜的事。

就算是如此,真梨乃那求助般的眼神,到底是怎回事呢?真梨乃是不是有什想向我呢?但又得大概是我想太多了。我才始做真梨乃而已,真梨乃也不快就相信我。

我又翻了一次身,地上眼睛,如般的睡意,向我疲的身,我任由睡魔侵,一下子入了。

「主人早安。」隔天早晨,沙一如以往我叫起床。

「已晚了……」

我揉著惺忪的睡眼,由床上起身。沙不地身著黑色的教服。

我拿出一根放在床的香。

「呼…呼,清晨一根,快似神仙!」

「主人知道今天是什日子?」沙露著快的微笑向我道。

「今天放假?」

我吐了口的。白色的著,在房中散。

「不是的。」

「那到底是什?我根本就不得今天是什特的日子。」

沙地在我的床坐下。

「今天是博之先生的生日。」

「博之?道是我老爸?」

「是的,今天是您父的生日。」

「我是不可能住的。」

我把香在灰缸中捻熄。

「而且,那又怎?」我完後,沙微笑著,似乎等句等了很久似的。

「我想派。」

「派?你是指生日派?」我一瞬呆住了,又向她了一次。

「是的,是您父的生日派。」

「祝死掉的人的生日,真是聊!」

然他是我老爸,但也不需要在他去世後他祝生日啊!

「有回事。而且,不是普通的生日派。」

「怎?」

「我集合使者一起派,我想在天的博之先生,一定很高的。」沙看著方著。也沙是真心的喜老爸吧!?

「好吧,便你怎做吧!」

「是?那,我好之後您去。在那之前,再好好地休息。」

「好啊!」

「嘻嘻!是很快的派。那,我待再。」

真是的,什生日派嘛?……我再度躺回床上。

二小後沙回到我的房,在中我好像不知不又睡著了。

「主人,派已好了。」沙得很。

「啊啊,好像花了相久的哪!我又好好地睡了一。」

「因做蛋糕需要花……」

「蛋糕?」我慢慢吞吞地由床上起身。

「好像你不太相哪!」

沙神地微笑著。

「哎呀,然看起是,但我可很有自信唷!之,您先到餐吧!」

我稍微了口,叫沙先出去後,上正式的服。然後走出房,沙一起下。

走廊仍安得人不舒服。刺骨的寒冷,我也不。

「就是。」沙完後,打了一最面房的。,著透出的光亮,面出的笑。

「啊,主人!你看你看,小成了蛋糕耶!」

桃美熟悉的音入耳中。

「、是什……」

我那愣住了,小全的被放在房中央的大桌子上,全身了奶油,下及乳房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