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红袖添香小说网>玄幻奇幻>喝醉的房東小姐> 喝醉的房東小姐

喝醉的房東小姐

行李整理的差不多了,明天就要南下看房,月後的新工作。心其有些,小都在父母身,已踏入多年,只是第一次要自己熟悉的生活圈。

我是阿,今年已35了,原本在新竹任工程,在要南下到高雄研主管了,心理然得意,是阿…相得意,我既得不,高挺的鼻、深邃的眼、端正的,身材又一翻,的人、厚得胸膛、浮出的腹肌;又是事小令人足的金身男,身女人由是相不,常常同事出逛街、唱K,也有不少昧,但我就不想被女人住,才一直不交女朋友。

「喂?」

「先生?」

「是..我是。」

「先生您好,跟您一下明天看房的哦!是明天上午1030,在下的店等我好了。」

「好的,我知道,你。」

「摁,那就明天了。拜拜。」

方音相俏皮快,我始幻想方的模,是位可的女孩。熄了,抱著疑的期待便入睡了…。

搭了早班的高,不一就到高雄了,天真的是的可以,除此之外,街上的妹,穿著真是辣,短到臀部都快露出的小街跑,然也不是什稀奇的面,但於一有女友的男人,眼睛是不安分的到瞄。

按定的,我在公寓下的店等著房的,看著店台的小姐忙碌著,手完全空去遮那垮的口,那小姐很年,大概是在打工的大生吧,她著腰在整理下一箱箱的,我台看去,好朝著口望入,一稚嫩的胸部就在眼前。

小姐的育有到很好,胸部不是非常,但小巧可,配上她清的,亦是懈可,我正在子想著要去搭,口袋的手突然了起,我整人了一大跳,好像做事被逮了正著般跳了起。

「喂?先生?我是小姐,你到了?」

「小姐好,我到了,我在台旁,色衫。」

「哦,我想我看到你了。」

她在口跟我著手。

身高大是165公分上下,重不超50公斤,我猜她不30。一付栓在上的墨,穿著身的袖小短裙,她站在口。光映出她的身廓,相苗,皮白皙剔透。

我想大概是今女孩的通吧。她著一位比她高一些些的男生,看起很士,和我一穿著牛仔和衫,著皮,不格比我正式多,意外的是她老公。

「先生?你好,我是小姐。你比我想像的年耶!」

被可的女孩美,我不禁害羞起。

「哪,位才是郎才女貌呢!」

「呵呵,你客了,我就到上面去吧!」

「好。」

她勾著老公的手,俏皮的了身走出店,不看出他甜蜜小口的感情是分。我聊著天搭上梯,原她老公之前也在新竹工作,是因婚要和家人同居才回南部;至於她,我看透,她的眼神魅,似利的勾,正一步步勾住我的心。

「到了。」

不知不已的走廊,公寓的格局很像店,住不多,我位在走廊的最末端,只是因我回家不喜外吵,所以在最後一,可以省掉不少家口呼而的音,然於事。小姐了一串匙我,老公正在著那道厚重的大,我分心的注意到我面的那人家,鞋子全放在口,其中有的亮皮高跟鞋。

「恩…光真好,客空真舒,看部是不太需要真了。」

「呵呵,先生你真是的!是我跟老公想要享受人安的住所,所以你大可放心。」

「是阿..不你是很孝,跟家人住,有人在。」

「所以阿,先生,我才急著房子有些生,大任可要交你了呢!」

「那然了,我看看其他地方吧。」

房、浴室、房,都相,也都算全,我想花多,也是的。我在客聊著天,便行著合的繁手。

「哎呀,不好意思。」

我必我真的不是故意掉到地上的,不就不巧,我看女房的裙底光,她腿著,但就是那短裙在起不了遮掩作用,死要往上滑,小姐的手不的抓抓短裙的底,想要往下拉。

我看得有些出神,,看白色小那神秘的黑色,我竟始意淫,好像手指往那白色的深移去,好想的撩,慢慢的食指滑入小姐的私,感受那的黏。

「先生?需要忙?」

「天阿!先生你..你好吧?」

「我事,抱歉,我到了…。」

死的”需要忙”,我出一身冷汗,就抬起,硬生生撞上厚的木桌,弄得她先生呵呵大笑,我不好意思的搓搓,天的,真痛。

「老公,你很!笑人家,不好意思啦先生!!」

「不要的…」

她跟老公滴滴的,真是要人老命。她俏皮的捏著她先生的鼻子。

「好了,那祝你在住的愉快,有任何迎找我或我老公!」

「恩..你!」

要找,然是找女的了,想找老公。我看著空的客,回想著的,回想著她…,天阿,我完全被那可的小女孩迷住了。

「死,火不掉,我今晚根本法入睡。」

我打了通新竹的朋友,他了我一支。其我根本不需要;我是,如果我在新竹,真恨人生地不熟的第一天。

冗的另一,是音甜美的女孩。

「喂?」

「你好,我是小的朋友,我想…」

「摁..我知道了,晚一可以?大概十一?」

「哦..哦!可以。」

「那方便地?」

天阿…女的也太熟了吧!我先是有畏,心想,女的到底接多少客人了,但的那把火又不停的往上延,到子都快法思考了。我了住址後,她要我注意,便了通。此心突然有股黑暗的空感;想不到,一人在外地的第一晚上,是靠著叫小姐度。

看著一分一秒的流逝,心著流逝而忐忑,海全是小姐的倩影,我自己心明白,今晚我一定把叫的小姐作女房,真是要不得。

叮咚叮咚

原已十一十分了,那小姐有打,而是直接上拜。一位穿著相的女孩在外,我替她了,情的招待她客。Miki,其她是很,今年才29,164公分、49公斤,有著34C的完美上,於海派色的光女孩。不愧是哥推的,只是,就是少了那一房那可俏皮的。

我在客藉酒了氛,聊天久,也澄清了多事,好比;她不是那靠接客生的小姐,就是有,也要好Miki想要,才赴,起我真好,也更挑起我想上她的望。

已深夜,桌上早已杯狼藉,我的都有些桃,Miki始主起,我想她也我感到意,我蓄待,她在客去她的上衣,Miki的作很淫,扭著腰,手抓著衣服,肚子的向上撩起,上一傲乳就在我眼前,她的黑色蕾胸罩把胸部包的很,的乳房就像是迫不及待要往外出。

「葛格,..,你今天要我,是要我做什呢?」

Miki用的挑逗著我,在很相信她不是靠行生,又或者…,她不行真有可惜。她身靠了,我在客的沙上相,她只穿著衣,身倒在我,手指不停的在我牛仔的拉那阿;接著我始手,我一手抓去她的左胸,一手隔著她的黑色小摸著她的禁地。

「摁~葛格好色,想摸妹妹的胸部呀?」

「是阿…妹妹摸?」

「摁…葛格妹妹掉衣嘛~不然妹妹都感不到葛格的情~」

我拆解著她的胸罩,她同拉下我的拉,在她乳房出的瞬,我的也包著的四角,拉的小隙了出。

「哇…葛格硬呀!」

「呵…到你了?快我降降吧。」

我用食指和拇指挑著Miki的乳,一下子就硬了;她倒是先把我扒的光溜溜,含著一口葡萄酒後,再把我的含去。阿~我的在她的口腔,和著她已在口腔的酒,再伴著她的尖舌,我差射出!

「葛格,忍功不嘛~妹妹看你能忍到什候!」

Miki把嘴拔出,嘴巴含著那口淫的酒,接著她和我面面,她的腿,坐在我的上,她去;就剩那。我的被她隔著小著,她腿坐在我的大腿上,的我相相不舒服,但我力抵抗,Miki的功夫真的是太好了!她手捧起我的,桃小口就和我吸在一起,在她尖舌突破我嘴唇的那一那,那口的酒也流我的口腔,我抱著她的背,和她舌吻著,那口淫的酒就在我的口腔流。

「摁~葛格好棒呀!弄得人家嘴都了。」

「Miki,招真害,…我看看那小底下是什模吧!」

其我已快忍不住了,我不忘搓揉著她的胸部,那密…。

「嘛~妹妹。」

她在沙上躺平,我捏著小的,了下。哇!她的毛真是密,怪一副性高不可抵的子。我把挺直的拿了起,插入她的小穴,但Miki推我,要我她更一,她真是淫娃。

「急~葛格可以妹妹口交~」

「我你?」

「摁~拜啦,葛格妹妹舒服,妹妹才葛格爽爽咩~」

Miki真懂得享受,直是收爽,在她嗲的下,我只能像男奴般被控制著。我靠向她的部,密的毛中,可那隙,Miki的唇很小,我先是把舌尖了去,一股味回我的嘴,但我享受她。

「摁~葛格,好棒…」

看著Miki蠕著,我心不免成就感高,不一,她的淫水就和我的口水混合著,我嘴角溢出;她推我的,喘著我了,我一膝往前挪,直挺的好攻入Miki的禁。

「摁~阿~~」

「怎?舒服?」

「摁~~好爽…」

我著她的腰,始大作的攻,Miki的胸部始烈的晃,我看著那面,更是起,一前一後,每作都扎,每次攻都插到最深。Miki始放大叫,像是要叫整的住都似的,不她叫起的音浪,了真是人大,更加力的撞她。

「阿~~等等..等等!!」

我作慢了下,把抽了出,一道混的液了出,但我射,一定是Miki的液出了!!她喘了口,我把她扶起,她的臀部俏的高高的,面著我,把在握起,在她黝黑的臀上打了打,再度滑入她的道。

「Miki,可以射面?」

「葛格,不行,但你可以射在我嘴呢~」

她真的是超淫的,我始加速,手捏她扎的胸,她法意晃,她手掌打,在沙上,趴跪著任我刺。

「Miki,要了!」

「阿~我~阿~~阿~~~~」

「Miki!!阿~」

「葛格,我要,我~」

Miki迅速的回身,桃小嘴,吐出可的舌;我把靠了去,在她的嫩舌上,一股全爆了出!!!!

「阿~阿!!」

「摁~~」

Miki握住我的,套弄著,想榨乾我持在爆炸的精液。但我在射精的程中,子,全是房小姐….。Miki用小巧的嘴罩著我的,小手套弄著我的,我已被她吸乾了,早就射不出西,我只任我的大在那跳阿跳。她把嘴抽了出,嘴一抿,精液慢慢的流出,滴在她的胸部上,再往下滑,最後卡黏在的毛上。

「葛格,人家很舒服,而且葛格真呢…。」

「我也很舒服,Miki你真棒。」

最後我送Miki到家口,她整理著衣著呢!只是,碰巧遇面的居,是那色高跟鞋的主人,年看上去比我大不到五,穿著相尚,身材算保持的不,上的是有些厚,不五官相清秀;她正好要她家的大,不看著我和Miki。

「葛格,今天妹妹就算你半吧,我都心~你什候要我呢?」

「…我…」

第一次遇上住面的女居,就要被知道我叫小姐,何其尬啊!我支支吾吾的,也注意到,那女居用不好意思的笑容我打了招呼,便熄。我真的是尬的地自容,但Miki倒是的高彩烈,一副意未的子,真是不知道是客人,是服生。

「Miki…只要我想,就找的,也可以主找我呀!」

「摁~葛格,那我先走了,今天很心,ByeBye!」

「Bye!」

Miki在走廊得另一跟我手道,她後,我上,回看著桌上的零,和沙皮椅上的淫液,了口。想著Miki、想著那位女居,想著…房小姐。

月後

那件事之後,我的生活逐向定,也始上班生活,主管真是不好混,每日披星戴月,早出晚,更是疲倦怠。幸部的同事人人都相不,才了我源源不的力。我在把朋友圈子建立起,外出真是需要一些朋友的照,我努力的著我的人路。

常常是同事下,三五好友,唱K酒,交酬!不外向的我,是著的合事。我的下,有位大的新人,的是亭亭玉立,是其男下眼寐以求的象,不那位女孩,小琪,也著她亮的外表、明的袋、心的一一,努力的在,令我相欣。

她大夥也曾多次到家拜,喝杯是必然的,有喝多了,就在家夜,是我那多了空房的好,原意是想有可以父母戚拜,如今因不同原因派的上用,也是不!得有次,那小琪喝了不少,男下扶著小琪房休息,人在房待了好一段,在令我心小琪安危。

那晚,我睡到一半正好有尿意而醒,走向浴,著、亮著,我手的去一探究竟,,那浴只拉了一半,小琪站在浴缸澡,背著我,我看著她的臀部,,不愧是年的女孩!我看的出神,不倒是有性,只是欣。不一,小琪了蓬,始用浴巾擦拭身;浴巾她的小腰,那的臀部乾了後,更粉嫩,可惜的是小琪始有身,看不她的胸部。她用浴巾裹好身,出,我不慌不忙的退了步。

「阿!主管…你了我好大一跳!」

「哦,小琪阿,晚睡?」

我的睡眼惺忪,好像在大半夜巧遇她一。

「我了水澡,不然一直疼了起呢…。」

「好?要不要吃。」

「呵,是不用啦,我是睡好吧!主管晚安。」

小琪真的很可,又是那心。

不就那夜瞥了她的青春肉,哪怕只是背部倩影,蜜桃臀,也早已心意足,有在公司看她,浮那面,分心恍神呢!不久以,我付出最多努力的,是房小姐了。我常常在路上聊天,我她早已如同友般了解;在我都叫她Sara了,164公分,47公斤,都和我一到她估的相接近,就那年我猜中,原她早已年30,向33了,的熟女,真的是足我胃口!最令人垂涎三尺的,是她那34E的大胸;有我和她聊到一些比私密害羞的,她都言以,子可了!

但她是和我分享,也包括和她先生的私密生活。或是我自我感良好,我真得我成了Sara的地下情人了!

有Sara和她先生找我聊天吃,我跟她先生天地,不跟Sara眉眼去,然我知道Sara不是那偷情的女人,但我是心想造那可能性,我真的想吃了她!

一切事情都生在那晚上,那夜。

的天前,Sara告我,她老公到日本去,整整一拜不在家,那我告她,反正聊人陪,都可以找我,她只淡淡的回了我,好。

在吹的天早上,放了假,她打了通我,我在不在家,她是想,不我知道她只是想找人陪伴,不想聊,甚特的意思,可惜遇到我醉翁之意不在酒,然是先把她邀再!

傍晚,外雨大,我心的打了通Sara,但她接。我坐立安,不一,她了,但全身透,在滴水。

「Sara..好吧?」

「外面雨真的超大的拉..!!真~」

「先吧,好衣服在身上吧?」

「然是有呀…」

「吧,我拿件球衣穿,先身衣一吧。」

我把球衣Sara,她的在滴水呢,不她穿了件黑色T恤和牛仔,到是可惜了,不然以她一身,一定可以看眼的面。接我的球衣,Sara熟悉的走浴,竟是她曾住的地方。我在客看著,想像著Sara淋浴的子;修的美腿、挺的大胸、白皙的皮、的水蛇腰….我竟是有些反,摸了摸的小玩意,真的打,可是Sara一下子就出了,我跟本不及。

「球衣你常穿?不知怎的,我穿得真好看~」

「真的耶!想不到合穿,要不件就送吧,我很少穿。」

「真的?你真的要送我?你呀!!」

的,我是故意拿球衣她穿的。Sara穿起是真的好看,尤其是…她只穿著衣和件球衣。她的水色衣大的球衣袖口看去,若若,看得我心,不Sara自己也知道,在下雨的夜晚,就我和她人共一室,也是有些害羞,她的作也得有些扭捏。

「Sara..想吃西?我那有些不的下酒菜,可以度度聊。」

「摁..好呀!需要我忙?」

「不不不…你坐著休息下吧!我忙就好,等我一下。」

我精心的著酒菜,心始得意起,心想,就一餐了!我未如此邪,然之前也有和女生,人家喝酒,不我未像今夜般如此故意;是,我明知道Sara酒量不好。

「哇..!先生,盛呀!酒一定不吧!如果被我喝光光,你得?」

p>「呵,Sara就客了,在住久,都正式向你呢。」

「摁…可惜我先生不在。」

也算是酒後吐真言吧,Sara小酌杯後,了多和先生有的事,原Sara有也因先生工作忙碌,得依靠,只是她天性朗,再加上心善良,所以很少牢,就算是有,也只是一句念一念。突然一心疼,好的女孩,原也委屈自己,我人家心不!

「先生,喝呀!好的酒,怎能只有我自己喝呢!」

「Sara..,好,喝!」

很明的,Sara喝了,一杯接著一杯,然不是喝快酒,但Sara的愈愈多,的愈愈激昂,就是喝醉的小女孩,殊不知正一步步的踏入我下的天地。著酒瓶的高度,Sara的感始的力,起支支吾吾,有句根本就不出她在什,就是喃喃自著。

「Sara,可以,要不要休息了…?」

「…先生,你可…以..我醉了哦..!」

「呵…有啦,是想也有晚了,才…」

「哎呀!先生…你在陪人家喝杯嘛!是..是你..聊可以…找你的耶!」

然她喝的愈醉,我是愈心,只是…房小姐已被我困住,她今夜已是我入袋的物、我的玩具!酒大概剩下三杯,Sara已一手在桌上了…她的眼神楚楚可,不到分,突然啪的一,Sara竟直接趴在桌上,上眼睛。

「Sara..!Sara..,你好?Sara..!」

「我….ooo…」

天阿,我想我能把Sara灌到程度,但我想,Sara也是因相信我,才喝的不醒人事吧!可惜她信我了,因我就要侵犯她!我把Sara的一支手勾我的脖子,扶了起,往室前,程中簸簸,度差摔倒在走廊上。了好大功夫,才Sara躺在我床上。

「先生….,不可以…」

Sara似乎知道我要做什,但毫招架之力。

「Sara..放心,我很柔的,先生天都不在,不是也想?」

我哄著她,一解著皮。

「不可以…我…..,不行..」

接著我把Sara扶起坐正,她全身,想固定她真!接著我把她的球衣下,整套水色的蕾衣,映出她白皙得皮,直美呆了!我日想夜想的美,就大辣辣的在我眼前。

「Sara小姐,球衣全是酒味,我先洗乾吧,明天再回去,否我也不好意思送。」

我手把球衣扔在旁,Sara再次倒下躺平,我毫不客的把她的下。哇!Sara平日一定有修毛的,她的毛相整,但看得出有天修了,外都已出短毛,我仔的察著,而Sara不停的用上身所剩的力想用手遮住部。

「Sara,真可呢,我很喜的下面,我修一修吧。」

「不要…」

我拿了我的刮刀,抹上刮泡,始替Sara修毛,阜周,慢慢的刮,Sara的著身,性感,了避免刮她美的部,我稍稍住了她的腿,把整部修的整整,而Sara管喘息著,滴至。

修好之後,我她擦乾,的看著她的美,的毛、的大小唇,玉唇的很,也不她流出淫液,可Sara受到挑逗,我的手始按捺不住,食指和拇指伸了去,的她的唇,再慢慢的她合,反覆做了次作。Sara似乎睡了,一也有,和有些扎已不同,她在就像具幻的充娃娃一。

我把嘴靠了去,始舔弄她的唇,用舌把那片合的玉唇弄,我左右和著,她的唇很有性,我都想用牙咬一咬。接著我把舌插道,再沿著那的淫往上舔,刺中她的蒂,Sara的腰抖了一下,膝往中,我差被她,我把舌拔出,舌尖沾了一滴的液,了一的;我品著,就像一的大淫魔。

「摁~….」

Sara不自禁的喘了口,我差融化在她身上,我始解下她的胸罩,那美的水色蕾圈胸罩,我期待著34E的雪白大胸!不出我所料,Sara的胸型果然不需要胸罩的助,既挺又,只是她那粉色奶,是在我意料之外!

「Sara..好美阿…」

「不要…」

我始抓柔她的胸部,我玩弄手掌法掌握的胸呢!Sara的胸部真好,就像果一力四射,我她的奶,上就硬了!我用手指捏著,一把奶往上拉,沉重的胸部就被往上拉了,只Sara的眉一,媚的叫了音。

「摁~」

我突然像被中一,全身趾到袋了皮疙瘩,我始得浮躁,我用牙咬Sara的奶,舔著,不把整嘴唇住她的乳,吸吮著,用舌在她的乳上圈圈,舔她的奶,Sara似乎在奶部位很敏感,她腿的作愈愈大,踢了三下。我再也忍不住了,我把全身的衣服的精光,的小玩意早就成巨,我跨她的身,屁股就那不貌的坐在她的胸部上,那嫩、那性,我感到屁股被硬硬的著,,是Sara的奶;接著我把握住,一手扶起Sara的,一口把我的插入她的嘴!

「不要…吾~吾~」

「Sara我服吧!」

她著不要,但小小的口腔被我的大塞,只她吾吾的叫。回插了下後,我拔出,Sara像是被到,咳著,她的口水流沿著嘴角流向下巴,滴在脖子上,而我的也沾她的口水,的亮。

「不要…阿~」

「Sara不要怪我,你就今天借我就好,就一夜!」

我了方向,屁股仍然坐在她的胸部上,腰一,丸就在她的胸上了,再往後挪了下,再次插入她嘴,我身舔著她的蒂,,Sara被的跟我玩69式,但她的身很,她的蒂比她的奶要敏感百倍!

「吾~….阿~」

我真喜Sara因嘴被我塞而叫出的」吾吾」,我舔她的蒂舔得起,突然,一道清泉我鼻子,又上到我眼睛,一一的出,我竟然舔的她高潮了!我上用嘴巴把那泉住,我的口腔感到一股一股暖、黏滑的液入,我也同把腰一抬高,再次把Sara的嘴拔出,,我就想她的音。

「阿~~阿…」

她的音相甜美,用淫叫真的是再合不,我也感到,Sara好像了抵抗,而是始在享受我她的爽快!我回身,嘴巴一,Sara的淫液我嘴角溢出,全流在我的上,再滴到Sara的肚子和胸部。我起身,把中指插入她的道,稍微一,又出一道小泉,流在床上。抽插了下後,我用很快的速度,用我的五手指在她部上抹了下,她舒的吟了一,我拍拍她的部,要破而入!Sara的身依然,法自主行,我把她的腿打成M字型,Sara的小穴害羞的露在外,我握起到痛的,再她的道口磨蹭,要入不入的,她的小穴好,好滑好;慢慢的,我入Sara的道,她的唇把我的的的,一插入,嫩多汁的美不停流出淫水,不知不得,我的已整插入Sara深深的道了!

「阿…,不行…不可以…」

「Sara,我狂一下。」

我始扭腰臀,著她,作巧,可能是眼前的美女太人惜,怕一不小心弄痛她了。我抓著她的大棉胸,她的腿恰好在我腰,我的身跟著呼吸,一前、一後。然我手抓住Sara的胸部,但她的胸部是晃的害!多久,我竟然有想射,一定是太才不持久!我把慢慢的抽出,Sara的淫水浸我的床。我把她抱起,她手我的脖子,勾著我,我和她胸著胸,就像是一般舒服的靠著,我她的臀部扶著,把她抱上抱下,,我就站著她,像母在哄那的著,我才仔看她的表情,似乎身正在被什西侵略一,她眉,眼,咬唇切,我看的心得意,的更是起!一我累了,的作真的需要有些臂力。我她放下,想法她自己站著,然晃晃,…她晃身,不忘共振那球大胸部!我她趴在我的桌上,屁股得高高的,Sara的在桌面上,披散,就像流失所的女被辱著,狼至。我一把捏住她的臀,再次插入她的嫩穴,我就像春的公狗,著一母狗一,使力的出出那早已堤的穴。

「…先生,快..停…」

「停?那就等我一出吧!」

完,我就她身躺著,抬起右腿,抬的高高的,我的胸著她的背,的位置正好和她小穴吻合,…我根本是天作之合!再一次插入,次才到洞口就整根滑去了!Sara已快失禁了,但我不管,是著她,Sara直成一具呼吸、有、有淫水、淫叫的充娃娃,除此之外他用!可是Sara是放,她始憋著,吟在嘴。

「摁…阿…」

可是Sara愈是,我性愈是大起!我就喜女生任我,不眼看我已插了Sara久,她真的是累了,而且嫩的小穴乾,我把她的腿放平,也她整人躺平,我把所有她的意淫,都送出!

「…先生…,不可…以,你不…不要弄在……面..」

「放心吧,我遵守的。」

我知道事不能玩笑,所以我有打算要射在穴。然也不因就被Sara原,著迷Sara的光快束,我也始浮出事後Sara醒的。但,淫之液有出,我是不善干休的!

「Sara,我吧,一起高潮吧!」

「阿…阿~~」

Sara躺平,腿架在我的肩上,我左手搓揉著她的左胸,不捏她的奶;右手快速的弄她的蒂,同抽送著,一次又一次,次Sara真的受不了了,我就知道她蒂敏感,在加上她敏感的奶被我捏著,Sara於放大叫!

「阿~~阿~!」

「叫吧!放大叫吧!放的大叫吧!」

「摁~~阿~阿..!」

「Sara,啦!要啦!!」

「阿…不可以…弄面…阿~~阿~~~~~!!」

Sara身抽搐著,叫的好淫好浪,好好,我的肚子下方一,就是那感,要射了!!我拔出,捏,把架在她的毛上,根部被她的唇包著呢!

「阿!阿….」

「摁~~」

我手一放,就像消防水管一,射出而有力的淫精!又又腥的精液直接射出,Sara毛的位置,到她的右胸上,跳著。

「阿….摁…」

Sara最後叫的真的魂,我她把放平,她休息。她喘著,胸部著呼吸一起一浮的波著,那面真美,不我才注意到,Sara在我弄她蒂的候,又再一次到高潮,她的小穴被我插的通通的,附近都是白的分泌液。

我在Sara旁躺下,摸著她的小耳朵,她的,我害羞的全裸著,躺在一,我抱著她,再一次摸摸她的胸部,感受那高品,我休息著,藉著冷降降身的火,我在她耳。

「Sara…今以後,就是我的了…心?」

「…..」

Sara只著喘著,她泛,真的好可。真不敢相信我哪大的子,居然上了我的房小姐。我去浴室用水了毛巾,回房把Sara胸部下方的郁精液擦掉,把她流著水的淫穴擦乾。我了第二次毛巾,想便替她擦擦全身子;想到再擦到胸部,下居然有些反,我盯著看,Sara早就熟睡了,我…居然不能控制我的手,抓了去,一捏,Sara的奶甚至我的指跳出。我…失去理智,直接趴在Sara的身上,早已再次勃起,我定再上她一次!但次,我正常的和她性著,不究姿、不追求情、有粗的性,我真的品著Sara身的每一部位,作,而Sara只眉,偶摁摁的叫,她已什反了。最後一刻,我真想把第二精液送她的小穴,但我不敢。我把抽出,塞入她的嘴,射了…。

「咳..咳咳…」

Sara被正著,去,吐出精液,她伸了伸舌,精液嘴角流出…。她躺在床上,就像躺在街口,像是被暴完的女孩,醉躺街一。我把Sara扛在背上,她去泡澡,我在浴缸交,她坐在我身上,偶眼,眼神全是辜,不她是有醒酒。有那分,我的又勃起,不偏不倚的又插入她的道,不我有想再她的意思,只是插在面,感受那暖。

浴,我拿了浴巾裹住她,把她抱回室,我洗了床,也把要送她的球衣洗了。我,光溜溜的入睡了…。

翌日,我睡到自然醒,天阿!居然已中午,看子昨日真的是筋疲力,才,Sara不了,我起了床,穿好衣,才出房就撞Sara,我相,愣住了,然後她低下,那面尬,我真想找洞躲起。

「Sara..昨天…」

「不要了!」

「Sara…」

「我好午餐了,快吃吧。」

我,Sara居然想死,她居然有我大吼大叫,是不知道她心是否有所委屈,但我感到,她似乎得,昨晚生那的事,她自己也有任。

「Sara..我只是想弄清楚,我在的。」

「你我做那些事?你好意思?」

「Sara,我..」

「拜,千我老公知道,求求你…」

「Sara,我很抱歉,昨晚我都醉了,我…真的不是故意的..。」

「是故意也好,不是故意也,事情都生了,只能怪我自己不喝多酒,也不信任你…。」

我一副委屈,想替自己解,想不到,Sara真的把任推到自己身上,著著,哭了起。

「真的很抱歉,我罪死..Sara,你就再哭了..放心吧,我不跟老公的!」

「~真的?要答我…。」

「然阿!我到做到!」

我然不,了得了,看子Sara昨天真的很醉,她可能完全不知道,她醉倒,我是清醒的,她要是知道,可能了我。

「我在..有,你是房客,我是房太太,好?答我..。」

「我…Sara,我不能成..」

「先生!拜..忘了件事,好?」

「我…,我知道了…房..小姐。」

我低不的吃著午餐,她眼眶是含著,然我很同情她,但我一也不後悔我做了的事,我..真是大魔。用完餐,我收拾著碗,Sara一人坐在客,我想她有跟我吵,一定是她昨晚自己也很想要,又不好意思,很自己道德的束,所以..我猜,她一定很意我昨晚的服。我洗好了碗,把晾乾的球衣收好,她。

「是..?」

「昨晚穿起很好看,跟我要的。」

「我…你…。」

她抱著我的球衣,客,地,留下我一人。每晚,我看著我替Sara拍下的淫照,有看著看著,便打了一,在舒服,照片的事我有跟任何人,只留自己欣。

事後,我有找Sara,她都避不面,不我想也是正常的,就有候,她先生她登拜我,她我,也都只尬的笑,或是的句回的..。她真的,很後悔。

但我..很意,很意我上了,喝醉的女房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